Sakura message

沉默
最近喜欢不说话,喜欢写了很长的文章,最后再按下记事削除。在写的时候感受到宣泄的快乐,在删除的时候也感到同等的快乐。
与刚刚开始用微博不太一样,那时的我看不懂日文也理直气壮的写感想,理直气壮的发,在一个人的地方念念叨叨,由此认识许多同好。认识许多人之后却觉得畏惧,仍然跑到人少的地方叨叨,但是还是失掉了写完就发的勇气。
人大多有两个身份,解读者与表达者。奇怪的地方在于,这两个身份共存而不能相通。我们很容易的判断符合或是不符合自己的预想,由此给出好或者不好的评价,说出这句话并不需要承担任何代价。然而身为表达者却因为许多的认同或者不认同,喜欢或是不喜欢,下意识的进行预判,由此变得畏惧表达。
对我而言,如果在评价时表现越严苛,在创作时感到的畏惧也就越多。在被别人审视之前,严苛的另一个我已经把自己打击得无地自容。每个人至少可以拥有个人领域内的一定自信,甚至被解读的对象也如此宽容,然而我还是失掉了这样的勇气。
另一方面是文字里改不掉的几分匠气,虽然反复强调这个问题并没有多大意义,但是我的匠气连自己也瞧不下去的话,确实也该停下来沉淀沉淀了呢。因为下意识的迎合自己审美上的喜好,所以才会这样打磨语言,每一句话说出来就字斟句酌的想要组成一种忧郁的风格,喜欢用俗气而落地有声的别扭词语。因为讨厌口语的表达所以反复把语言变成漂亮的书面词语,无论读起来多么生涩。就好像装饰蛋糕的蹩脚蛋糕师,觉得奶油玫瑰漂亮就往蛋糕上画,最后制造出色彩泛滥却土气而虚假的一片繁荣。我在完成了语言的修改的时候播放记录常常20+次,而我早就忘了下笔的心情,最珍贵的东西被花里胡哨的奶油覆盖,最后整个蛋糕扔进垃圾桶反倒觉得轻松。
写到这里的时候随机播放到了tonight,那种轻而缓的哼唱让我想起夜晚的凉风,轻轻吹散让人烦恼的烟雾,带来微咸的海的气息,烦恼的心绪在融化,不知道那种最开始的单纯的快乐什么时候可以回来,阁楼上的羽毛笔也会寂寞,还在等待着沮丧的小说家的归来。
因为还是喜欢啊。

21
这个月要变成21岁,很有仪式感的想了一下要不要写些什么。然而谁知道21岁的人生会发生什么呢?人即使别扭也得别扭的生存着,20岁的人给21岁的人能提出什么忠告呢,最多是叨叨几句20岁的牢骚罢了。
我不是非常阳光的人,如果有几乎都是装出来的,装着装着就装不下去的事情经常发生。今年的整个画风都down了不少,与其说经历了什么事情,倒不如说我本来就是这样的,靠着兴趣高昂起来的情绪还是没有扛过疲倦,变成了不想思考不想热情的人,就连喜欢的欢呼也懒洋洋的样子。
就这样被说太现实了,我当然也羡慕那些遇到事情仍然昂扬的人,只是我实在做不到,如果问题很棘手,我无论如何不能由此生发出(*•̀ᴗ•́*)و ̑̑がんばれー这样的情绪,只会一边觉得困难一边慢慢的尝试解决。
对未来也是低期待的人,与其想着我一定能拥有美好的未来,不如先把目标定在饿不死自己就好,这样如果还有余钱可以买个甜甜圈的话,会得到超出预想的快乐。
人有许多模样,如果没有成为符合想象的那么好的人,那么就单纯的默默生活着也没关系。小时候觉得二十岁很神秘,而实际上很平凡。二十岁也觉得二十五岁会很自由,实际上二十一岁也还在被唠唠叨叨。人就是在期许和接受中长大的,二十岁能做的事情是给不可改变的世俗意义上的缺点辩解,并且衷心希望二十一岁比二十岁更能接受自己与周围的自己,要是能快乐一点就好了,成为什么样的人其实都没关系。
还是不要提前祝自己生日快乐的好。

立场
不积极带来的好处也不是没有,至少态度和缓不少,如果说我以前是个炮仗,这一年开头我疲倦得仿佛要变成树獭,由此反而理解了以前不理解的事情。其中一样是立场。
人说出什么话都不自觉的带有某种立场。立场是一个人的精力知识以及其他一切相当个人化的因素形成的。很少有人的立场完全相同,能够彼此认同的人往往有着相似的经历或者知识层次,不能彼此理解就是不能彼此理解。人有没有必要因为一件事情就判对方死刑呢?我想没有必要,虽然立场听起来是某种平面的东西,实际上其立体而多元,只言片语只能构成印象而不能构成一个人,人们都说着求同存异,实际上大多数时间仍在求同,对于异己者的包容大约是天性使然,仍然在相当低的水平。虽然相同带来被认可的快乐,但是相异也没必要居高临下,异己者同样求同,联盟一旦成立就是无止境的话语权争夺与彼此驱逐,没有硝烟的言语战争时时刻刻都在进行,而我只觉得疲倦。
激进与中庸在一个人身上可以同时体现,而我想超出选择理解更多的立场表达,这种身份如同幽灵,我知道有人要说著名的牧师的诗歌,然而我总觉得人们随意的套用某些理论只是因为灾难叙事让人感到一种难言的快感,更因为义愤填膺而获得某种感动,我只是不想这样。
似乎跑题了,稍微点题的话……想不出来,并不是单纯的呼吁理解,我更想说人其实生来孤独且複雜,任何因为立场而随意扁平化评价且讨伐褒奖的做法我都觉得无趣,仅此而已。我本人也不是什么责任感爆炸的时事评论家,只是想说说属于沉默者的话语。
好像已经很长了。那就到此为止吧。希望这一次我可以不要删掉它。
Sakura

この記事が気に入ったら、サポートをしてみませんか?気軽にクリエイターを支援できます。

(*´ω`*)
2
むずかしいことをやさしく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には、 ログイン または 会員登録 を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