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略:~此方之岸~无题~

无论如何也不能不写题目。— —这已经不能被称为“忠告”了。

但往往就有这种感觉,明明有说的有写的,但就是说不出口,写不出来,还要在别人面前强忍出一幅镇定自若的样子,甚至有时还要刻意的表现出满不在乎、漫不经心。好不容易说出口了,写出来了,结果时机变了,环境变了,心境变了。够了,已经传达不到了— —这样子想想,“真的好不容易”的感情都有了。

友人说:活该。
自己找罪受。
一点也不同情。

我笑道,我从不妄想笨蛋同情。

“死傲娇还装强势!”就这样被回瞪了。

有话可说时要尽量说,无话可说时要找话说。— —脑中忽然就想到这样一句话。先不论是不是真理,首先便是觉得很可怕,自己一直以为这样的“社交宝典”只适用于擅长这方面的能手,但原来笨拙的孩子们才会这样拼命寻找气氛。真是笨拙呢,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自己有一个100天的日程表,自己在每天零点到来之时,都会郑重其事地翻开下一页日程— —即便本页几乎为空白,自己也是满怀期待的捧着同样空白的下一页。愈来愈明白了,自己所度过所经历所拥有所期待的,不是日程表头的天数统计,也不是或满或白的表格,而是自愿理解为一分一秒的抽象体现,和那具体到实际中的每一次脉搏,每一口呼吸。在这简单反复而又不知疲倦的重复中,自己尝试去体会到细小的博大和深邃,尝试去理解生命带来的每一刻的感受和超越时间超越意识的具体化感受。于是,世界的每一刻都变得鲜活而惹人怜爱起来。自己对待的方式也渐渐有了改变。

有人说:影响真不小,看来你害怕了。

害怕?我在害怕?这就是害怕?无法理解。

我只是理解到了一些明确的东西— —譬如自己有时不是速食主义者— —或者用“有时”又恰不恰当呢?美的东西需要时间来验证,不敢说什么都让心与心去碰撞,但聆听里头的声音,绝对不能在纷繁噪杂之处。即便是扇自己一巴掌— —有些时候经常这样做。也要让自己明白自己面对的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应付了事的东西。这时心里就会有种悲怆甚至有种绝望,一种破釜沉舟般,把让自己和对方面对面看着而明白无法回头或是避开的认命的无畏。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速食系,之后就一直没有吃泡面。

— —友人已经放弃吐槽习以为常不足为怪了。

现在,已经到那种说不出话来的地步了。现在,又到了那种避开对话人的地步了。但现在,到了无人可以求助的地步了?

七-〇

好久没有在日志里直接输入了,打完后从头到尾看一遍,读着这几乎可以被称为“日常”的话语,自己露出了并非满意而不知缘由的笑容,在察觉到的下一刻又立即被抹去。于是,自己被有点戏剧的变化弄得无比困惑。

自己淋了干,干了又淋。

被恩惠滋润的人们,还是不要对其放手吧?


— —献给 · 幼拙的

(2016-7-3)

この記事が気に入ったら、サポートをしてみませんか?
気軽にクリエイターの支援と、記事のオススメができます!
日本語、中国語、英語どちらでもいいです。 日本語の勉強中です。 もし文章に失礼があったら、お詫びします。 主な発表は中国語です。日本語に訳してみます。 简体中文常用,建议firefox浏览。

こちらでもピックアップされています

前略:
前略:
  • 19本

包含了旧时发表的文章和新写的文章。 比起难堪,我更羡慕彼时的勇敢。 古い公開記事と書き下ろし記事の両方を収録しています。 恥ずかしいというよりも、一度は感じた勇姿がうらやましい。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には、 ログイン または 会員登録 を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